群众锐评-淄博三“天”:书记下馆子背面的民生问题

群众锐评-淄博三“天”:书记下馆子背面的民生问题

群众锐评|淄博三“天”:书记下馆子背面的民生问题
图为:5月15日晚,在淄博王府井广场一家串串火锅店,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与三人在该店就餐。  早上一睁眼,朋友圈就被淄博市委书记“下馆子撸串”的新闻刷了屏。  这件事重视度为啥这么高?细心一想,您还甭说,吃饭这事儿,还真就不能大意。网上的热门,有多少和“吃”有关?“吃”的问题,一旦出了问题,便是大问题。  提到这儿,想起前阵子,疫情正紧,我心里很忐忑,深思从网上收购点方便面;生怕孙女吃欠好的父亲坚持外出收购,去了超市,回来后跟我说,你定心好了,超市里满满当当的货,肯定没问题的!我这才放下心来。  这便是我想说的第一个“天”:民以食为天。这个“天”太大了,它的重要性,怎样着重,都不为过。  还有一句话,叫“食以安为先”,着重食品安全。有了袁隆平这样的科学家,中国人想吃什么,彻底能够“管够”“吃饱”,但能否安全、洁净、纯天然,就难说了。进步产值,咱们靠科技;但科技有两面性,造假者也能够运用高科技,害人于无形。只需采纳更严厉的监管手法,才干干掉这些“坏家伙”,让老大众吃得定心。  疫情防控局势下,对餐饮安全有了新要求。简略而言,便是要求监管部门“戴着镣铐跳舞”,走好“钢丝绳”,既要搞活餐饮业,又要严厉防控,保证疫情不反弹。  第二个“天”,是“半边天”:餐饮业是夜经济的“半边天”。餐饮活,夜经济就活;餐饮死,夜经济就死。  这话说的,如同淄博人都是吃货似的;您别误解,咱淄博人便是吃货哈哈。现在不是三年困难时期,吃货怎样了?只需腰围不超支,铺开肚子吃,不只不丢人,将来GDP的勋章“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月半”……  淄博优异的传统饮食文明,我就不说了,要从神农尝百草提到淄博的夜经济,跨度太大。  咱就说一点:夜经济岂能缺了吃?没有吃,哪有夜经济?想和我争辩的咱私聊——边吃边聊。  搞活夜经济,淄博才有个大城市的姿态,才有吸引力。夜经济绝不是表面文章,它的中心内在,在我看来,是构成“8小时之外的生态场”。  8小时之外,便是作业之外;生态场,便是不同于作业环境的一个轻松、舒适、自在的场景。  8小时之内的作业场合,人们简略发生疲乏感,继续相同的场景,人的脑子感到“不转了”,构思没有了,会议成了干巴巴的程序和说话,缺少磕碰,单调干瘦,让人毫无构思,遇到难题,也不简略找到方法。  这个时分,无妨换个场景试试。换个场景,气氛轻松,躺着、歪着、竖着都无所谓,不敢说的话敢说了,不敢想的能够想了,思想的磕碰就简略出火花了。  曾经的两个超级大国,在减缩核弹头上,互不相让,一触即发,一直达不成协议。后来专家支了个招,说你们别在会议室谈了,去小树林谈。所以两边在一个风景优美的森林邻近,边走边谈,我们都很放松,场景一换,连本来仇视的情绪也改变了,协议很快达到。  在会议室里,他们总是摆脱不了那种“碰头就想拼刺刀”的激动心态,理性和理性处在一个十分灵敏的临界点。终究轻松突破了这个瓶颈的,仅仅“换换场景”,四两拨千斤。  淄博甚至山东,也是这样。全市、全省上下,都铆足了劲儿,力争上游、敢为人先,可便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火候。这个“火候”在哪里?各地有各地的不同,从淄博的视点而言,或许便是理念问题、构思问题。这两个问题解决了,理念和构思领先了,淄博丰盛的文明、旅行、工业资源,就能盘活了。  理念和构思,都是“脑子的问题”。脑子的问题,在办公室里想,想不出来;在文件里找,“晃晃行晃晃不可”。许多时分,要走出去,要深入基层,还要换个场景,找到淄博的“思想磕碰场”。  这种“思想磕碰场”,能够是闪现的、故意的,比方新材料论坛、齐文明论坛,也能够是隐性的、生态的。夜经济的重要功用之一,便是成为隐性的、生态化的“思想磕碰场”;详细载体,是以咖啡馆、酒店、茶馆为代表的餐饮业。  细心想想,有多少协议,是彻底在谈判桌上谈成的?谈判桌的首要作用,是签署协议。但前期的许多作业,真实起作用的,是“8小时之外”场景。  原因很简略,这种场景下,人更简略协作而不是对立,做出退让,才会达到一起;人也更放松,更简略冒出构思,对一些“冰炭不洽”、谁也不退让的问题,更简略找出“第三条途径”。  理解了这些,你就知道为什么北上广深咖啡馆那么多,人们那么喜爱夜生活了。这不只仅是生活方式问题,更要害的是,商人、老板们给自己换了场景,作业功率更高了。咱淄博人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12点,头昏脑涨、脑子越来越不灵光,功率越来越低;人家喝着咖啡就把工作给办了,还落个“脑子灵光”的名声,你说,咱是不是也太悲催了?  所以,夜经济绝不是“领导让你出去玩”这么简略,也不只仅是拉动点GDP的事儿——其实这么费事搞夜经济,还不如引入一个大项目拉动的作用好;更要害的,是要构成淄博“8小时之外”的生态场,让点子、构思甚至协作意向,在这些场景中生根发芽,构成自觉自发的引导力气。这种自发的“思想磕碰场”和党委政府主导的新材料论坛、齐文明论坛等构成有用互补,淄博人的理念、构思,才干真实活起来。  第三个“天”,是“彼苍”:方针的继续性是民营企业的“彼苍”。  夜经济的主体,是民营企业,许多甚至称不上企业,说白了,便是挣俩小钱,养家糊口罢了。盼望他们大规模拉动经济,明显其力不能支;但他们外关乎大众食品安全,内关乎自家生活水平,是重要的民生。  他们尽管微乎其微,但许多人却和一些私企大老板相同,有着一起的忧虑:最怕方针改变。今日还支撑你开展,明日方针一变,给你撤销了——这样的环境,就没人敢出资兴业了。  方针的继续性,十分重要,对一些处在一些“盈亏临界点”的企业而言,方针便是生死线,大意不得。  经济能不能开展起来,有两个相反相成的理念,第一个是活,观念要活,思想要活;第二个是死,定好的东西要“死”,据守的底线要“死”,提早设好高压线、戒备区。这两点掌握好了,企业家、小老板甚至个体户们才干定心大胆地干下去。既不“活”又不“死”,那恐怕真的就没人想干事创业了。

发表评论